[翻譯] 從數位記錄中得到個人的愛好與特徵

劍橋大學與微軟研究所合作一個研究,用Facebook上按讚的資訊,就可以準確的猜出使用者的性別或是政治立場,甚至是性向。

全文在 http://www.cam.ac.uk/research/news/digital-records-could-expose-intimate-details-and-personality-traits-of-millions,本篇是翻譯。

Digital records could expose intimate details and personality traits of millions

在PNAS發表的最新研究中指出,Facebook使用者的種族、年齡、智商、性別、個性、藥物使用與政治傾向,可以只從他們在Facebook上按讚的資訊中經由自動分析就能推論出來,推論的結果驚人的準確,而這些按讚的資訊預設是公開的。

在這份研究中,研究人員把Facebook按讚形容為數位記錄的一般類別,也就是像網頁搜尋的查詢與瀏覽記錄一般,並指出這種技術可以用來抓出常掛在網路上的人的敏感資訊。 劍橋大學大學心理測驗中心的研究員與微軟劍橋研究中心合作,分析了58000個志願提供資訊的美國使用者,他們志願提供的資訊包含了按讚、人口資訊與進行myPersonality所得到的心理測驗結果。

這些使用者提供資料並同意將他們的個人資訊用來進行分析。Facebook的按讚記錄與這些個人測驗結果一起放入演算法進行運算。

研究人員所建立的統計模型可以單獨用按讚的資訊就去預測使用者的詳細個人資料。這個模型在判斷性別上有88%的準確率,在分辨非裔美國人與高加索人(一般在講的黑人與白人)的準確率到到95%。在分辨政治傾向是民主黨或共和黨時,有85%的準確度。分辨基督徒或穆斯林?82%的準確度,在猜測是否有伴侶或是藥物濫用時,可以達到65%到73%。

但是沒有人按讚的時候,也會揭露出某些性質。例如,少於5%的同志使用者會對同志婚姻按讚,即使他們很明顯的應該覺得讚。準確的預測是基於推論,把大量不具資訊性質但是受歡迎的讚累積起來計算,像是對音樂或電視節目按的讚,用這些東西產生出清晰的個人特質。

研究員指出,即使是看起來根本不會知道的個人資訊,例如使用者的父母是否在使用者21歲前分居,也能達到60%的準確率。對廣告商而言,這些個人資訊讓他們知道誰是好的廣告對象。 雖然研究員們指出利用這個模型有助於個人化的行銷,進一步可以用來改善線上服務,但也對個人隱私的威脅提出警告。他們認為,線上消費者可能會認為這種程度的數位曝光已經超過了那條界線。公司、政府甚至是個人,可以用這種預測軟體與Facebook按讚的資訊或是其他記錄,準確的猜測出個人的敏感資訊。

研究人員也測試了個人特徵,像是智商、情緒穩定度、內向或外向等等。當這些隱性特徵難以取得時,準確率就更引人注意了。以開放程度來看,喜歡改變到不喜歡改變,靠按讚所計算出來的結果與直接對本人做個人性向測驗的結果差不多。 有些按讚則是得到了牛頭不對馬嘴的連結,像是薯條圈跟高智商,還有不抽煙的人比較不怕蜘蛛。(譯注:That Spider is More Scared Than U Are應是指Facebook上的一個粉絲團,有120萬以上的粉絲,Curly Fries也應是一個粉絲團) 在研究進行一段時間後,研究員相信這些僅從Facebook按讚的分析得來的多樣化個人特質與特徵可以為全球數百萬使用者做出嚇死人準的個人描述。

他們認為這個研究的結果可能會對心理學的評估產生革命,無需貴死人的評估中心或是問卷,這種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研究就可以了。

這個研究是在心理研究中心擔任營運長的 Michal Kosinski 與他在Microsoft Research(微軟研究中心)的同事, David Stillwell 與 Thore Graepel ,一起建置的,他說:「我們相信這些基於Facebook按讚的研究結果,可以應用在各種線上行為上。」「各式數位資料都能夠得到相似的預測,而這種精準的預測結果可以用來當作第二種推論,在統計上預測出人們不想被挖出來的敏感資料。隨著人們留下的數位足跡越來越多,個人已經越來越難以控制了。」「我是個新科技的重癮者,包含了Facebook。我接受自動的書籍推薦,或是由Facebook選出來最適合我的新聞,但是呢,我可以想像出基於同樣的技術來預測政治立場或是性向的這種情形,而這種情形對我們的自由或是生活產生了威脅。就只看這種事情發生的那種可能性,就可能阻止了人們使用數位科技而且阻礙人們與組織之間的信任,對科技或是經濟的發展會產生負面影響。使用者需要知道關於他們的資訊的透明度與控制權。」

Thore Graepel 說他希望這個研究可以對使用者隱私權的探討做出貢獻,「顧客正期待著在他們所使用的產品與服務上建立更強的隱私保護,而這個研究可能提醒了使用者,在線上分享資訊時要用更謹慎的方式,使用隱私權控管並且不要跟不熟悉的團體分享資訊。」劍橋大學的 David Stillwell 補充道:「我從2005年開始用 Facebook,而且我還會繼續用下去。但是我會對於Facebook所提供的隱私控制更加注意。」

需要更多資訊請洽: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fred.lewsey@admin.cam.ac.uk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